全集百度影音水果视频app

   吴沛跃下的那一霎,虞渊看了一眼,船舱内的幽魔使。

   因为,他感应出明显的灵魂波动。

   也就是说,吴沛跳出“银虹魔梭”,乃是奉幽魔使的命令而为。

   “吴沛!”

   胡天扬不明所以,吃惊之下,大声呼喊。

   同样出自撼天帝国的施思,在吴沛飞落时,心思一转,就猜出必然是神秘的幽魔使大人,以魂念传达心意。

   她倒是神态自若,人在“银虹魔梭”上方,还冲着樊朝冠高喝:“血神教的那位,下手别太狠啊。这片海域,是有厉害的宗派,和能够杀你的大修的。你小心点,别被人给盯上了,被人杀了就不好看了。”

   血云之上,樊朝冠脸色微沉。

   “银虹魔梭”出现的时候,他就留意了,暗暗警惕。

   身为樊家曾经的主人,血神教的教徒,他自然知道“银虹魔梭”意味着魔宫,知道当中必有强者坐镇。

   他甚至还猜测出,这一艘“银虹魔梭”,就是去往魔月帝国的那个。

   暗月城内,被逼动用血神教秘法的他,在身份暴露之后,舍弃樊家之主,还能脱身而去,依仗的就是血神教的青睐。

   玫瑰香薰佳人

   身为血神教的教徒,他行事其实还算是有分寸,明白什么人能惹,什么人不可得罪。

   “银虹魔梭”代表着魔宫,上面的魔宫子弟,就是他不可招惹的。

   可是……

   听到施思的高呼,看着吴沛的飞落,樊朝冠还在“银虹魔梭”上方,另外瞧见了严禄和虞渊。

   严禄,早就被魔宫相中,乃魔宫钦定的弟子,他心知肚明。

   可虞渊,又是怎么回事?

   看到虞渊的那刻,樊朝冠的心情,和脸色,都变得不太好看了。

   在暗月城的黄家,他和蔺翰羽纷纷被虞渊羞辱,虞渊还当众杀了苏胤,后又有严奇灵出面,令他身份败露,不得不逃。

   没虞渊搅局,暗里投诚血神教,秘密修行血神教的灵诀,明里和雷宗勾搭的他,能在新生的魔月帝国,继续浑水摸鱼。

   可现在,血神教在帝国的布局和谋划,只能被迫夭折。

   如果不是他资质非凡,修行的那种血神教法决罕见,对血神教来

   说,他乃稀奇人才,恐怕就被舍弃了。

   “呼!”

   吴沛稳稳地,站在樊朝冠身前,不亢不卑地说道:“魔宫子弟,吴沛。奉命下来,告知你一声,附近岛屿有一片区,名为途灵岛。途灵岛的凡人,还有修行者,受魔宫庇护,还请你不要靠近。”

   “途灵岛?”樊朝冠愣了一下,神色微变。

   吴沛喝道:“你,已经去过?”

   “银虹魔梭”上方,聚集在船沿的虞渊,还有严禄等人,一看樊朝冠的神态,就知道不妙。

   那什么途灵岛,十有仈Jiǔ,已在此人手中生灵涂炭。

   樊朝冠略显慌乱,仰头看了一眼“银虹魔梭”,沉吟了一下,垂头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来此之前,去过途灵岛。”

   “结果呢?”吴沛再问。

   “和现在一般。”樊朝冠也觉无奈。

   血云之下,道道血光如电飞射,岛屿上众多只有黄庭境、破玄境,更多只是蕴灵境和通脉境的修行者,几乎死绝。

   三座岛屿,汇聚着的修行者,来历不明,境界都低。

   樊朝冠以入微境巅峰修为,加上血神教法决的恐怖,将那些因种种原因,聚涌于此的修行者,差不多杀光了。

   “途灵岛,人都死光了?”吴沛的脸,阴厉的可怕,呼吸急促。

   “凡人活着。毕竟凡人的鲜血,体魄,不足以凝炼出丰沛气血。”樊朝冠倒是坦然,“修行者的话,的确差不多杀光了。我即将凝炼阴神,这段时间出手是不知轻重。另外,那途灵岛的人,也没有说和魔宫有关。”

   “途灵岛的修行者,是不是和吴沛有关?”严禄奇道。

   “谁知道呢。”施思满不在乎。

   “途灵岛,和魔宫相关,你在途灵岛所做之事,要付出应有代价!”吴沛深吸一口气,调整着状态。

   樊朝冠不再理会他,而是看向“银虹魔梭”。

   坐镇魔梭的人,方才是关键,是能够拿捏他的人物。

   “代价么……”

   樊朝冠小声咕哝了一句,一截指头,点向悬吊在脖颈的血红“玉如意”。

   那“玉如意”骤然血光大身,照耀的这一片海域,都红灿灿的。

   覆盖

   岛屿的血云,一束束的赤红血光,纷纷钻入樊朝冠脖颈的“玉如意”吊坠,仿佛在释放着什么。

   虞渊眯着眼,轻声道:“他在传讯。”

   “血神教对教徒,进阶为阴神,颇为看重。”施思插话,“大多数时候,如果有教徒,着手阴神的凝炼,会有更强大的教徒守护一阵子。那人传递讯念,说明在附近,还有一位更强大的血神教教徒。”

   “应该是这样。”胡天扬也道。

   “另外一个,更强的血神教教徒!”严禄暗暗吃惊,下意识地看向船舱,在想那位神秘的幽魔使,能不能处理好。

   “安啦,不论来的是谁,都不敢怎样的。”施思很放松,“我们是谁?我们乃魔宫弟子!我们脚下乃是‘银虹魔梭’,有什么不开眼的人,敢找我们的麻烦?血神教近年虽然势头很强,但还是和我们差很远。”

   “这倒也是,血神教和赤魔宗比,都要弱一些呢,何况是我们?”胡天扬傲然道。

   身为魔宫弟子,浩漭天地金字塔最顶尖的宗派,就是有这样的底气!

   远方海洋,如有一颗紫色太阳,冉冉升起。

   那是一个浑身裹在深紫光团内的身影。

   相隔数十里,那道身影虚空狂驰,当真如一颗紫色太阳,释放着恐怖的辉耀,和令人窒息的恐怖压迫力!

   光团内,乃是一道看似娇弱的踪影。

   咻!

   紫色太阳明明很远,却在十息内,骤然抵达。

   “少爷!”

   刺目的紫色强光,慢慢收敛时,从中传来一声喜悦的惊呼。

   一位身穿紫色衣裙的少女,身披着一件灿然的紫色神甲,甲胄收缩聚拢,宛如一个明耀的光球,敞开之后,则是亮灿灿的神甲。

   她双肩轻轻一抖,如长刀般的羽片,花瓣般,从她肩膀、膝盖部位伸展开来。

   少女美眸的异彩,如星辰璀璨,绽放出眩目而迷人的光芒。

   她直勾勾地,望着虞渊,笑容纯粹,“也就两年多点,少爷由通脉境起,已达黄庭境中期,且五炼黄庭小天地,可喜可贺。”

   来人,乃安梓晴。

   ——虞渊曾经的贴身丫鬟。

   ……